修仙

不完美的小孩 10

“嘘!”刻意压低的气声近在耳边。温热的手覆在口鼻处。肩膀被揽住。小园丁的内心一片空白。
“过来。”先生拉着呆掉的小园丁来到床边才放开手。“这么晚了,你怎么会来?”
“啊…我…我…”
“别急,慢慢说。”王先生微微一笑。
房间里没有开灯,清冷的月光是唯一的光源。月影朦胧,像做梦一样,先生坐在那里温柔地微笑。鬼使神差地,小园丁冒出一句题外话,“你信我吗?”
“我信。”没有犹豫。
小园丁觉得自己快要流泪了,被欺骗,被利用的委屈都不算什么。自己无条件的信任没有被这个人辜负,那就好。他慢慢地说着自己听到的。最后,“我不知道他们说的是什么,但我觉得…不是什么好东西。”
“你害怕吗?”先生的手安抚着小园丁的背。
“之前怕,现在不怕了。”小园丁笑了笑,“先生,我们要报警吗?”
“傻孩子,你听到的这些并不足以作为什么有利的证据。”
“是这样啊…”
“失望?”先生轻笑着揉揉小园丁毛茸茸的脑袋。
“先生,如果这些不够,不如我们去玫瑰园挖挖看,肯定有什么的!”
王先生握住小园丁细瘦的肩头,“不可以。”
小园丁诧异地看向他。
“小鬼,听你那么说,我觉得很危险。你不可以去。这不是你的份内事。”
“玫瑰园的事就是我的事啊~”
看着他认真的样子,王先生轻轻叹了口气,“让我来,好不好?让我来处理。报警或者别的什么都让我来。”看小园丁默默低下了头,王先生又补了一句,“我怕你受伤。”
“先生…我也怕你受伤啊。”小小声的说完,小园丁又红了脸。
王先生心里好像被埋入一颗种子,它悄悄地想要破土而出。连他自己也不知道这是怎样的情绪。期待,也有点害怕。王sir办案没有害怕过什么,如今却在害怕…这小鬼,是有魔法吗?

始终还是不放心小园丁。王先生带着他去到蔡少爷那里,“坤坤,你帮我照顾他一段时间。”
蔡少爷满头的问号。什么情况?突然丢个人过来,这是我家,你们瞒着本少爷搞什么七七八八的事情?大半夜的让我当保姆吗?
小园丁躲在王先生身后只探出个小脑袋,小手还抓着先生袖子。
我是会吃人吗?蔡少爷揉揉眼睛,“琳琳~来~少爷照顾你。”
小园丁不肯松手,还轻声喊着,“先生,我不要…”
王先生无奈地抬手按住额角,“坤坤,不要吓他。”
蔡少爷索性装出个老虎的样子,嗷呜嗷呜地叫。
王琳凯默默在心里把对少爷的评价从会下蛊的妖精改成了幼稚鬼。
蔡少爷装老虎装得兴起,跳下床来要扑人。直接被王先生拎住后颈塞回床上。“让你别吓他了,孩子还小呢!”
“喂,Bro。”蔡少爷探出头,“你是不是要开始…”话没说完又被按下了脑袋。他看不到王子异的脸,却清楚听到他说,“是。所以你替我照顾他。”

王先生再看到他的小园丁的时候,小朋友正被整个绑在蔡少爷房间的那张古董椅子上。蔡少爷耐着性子拿着个奶瓶往他嘴里塞,一边还絮絮叨叨,“我跟你说,你再闹我也不会放你出去的。你给我好好喝水,再动小脑筋我给你喂芥末水!听到没!个熊孩子!”
小园丁倔强地甩开脑袋。
“你你你你你你!不许再闹腾了!我是不会放你出去的。你乖~等王子异回来,我风风光光把你嫁入豪门,少爷我说到做到。你不乖,我就把你藏起来,王子异也找不到。”
王先生听他越说越不着调,无奈地撩了一把散落脸旁的头发,一只手无声地拎住蔡少爷的后颈,往身后一扔。
和蔡少爷斗智斗勇一个礼拜的小园丁在见到王先生那一刻先红了眼眶。
两两相望,心里皆是感慨。
小园丁本就身材瘦小,看样子这个礼拜也是没好好太平,能被蔡少爷无奈到直接绑起来喂水,应该着实闹腾了一番。
王先生细心解开他身上的绳子。
得到自由的小园丁,吸吸鼻子,“少爷欺负我,先生,你打他。”
“噗嗤”王先生笑出来。
“小没良心的臭孩子!”蔡少爷不忿。
“我看看是谁欺负我们小鬼了?”王先生笑。
“王子异!”蔡少爷摔门而去。

小园丁纤细的手轻轻试探地摸了摸先生的手臂。
“我没事。”
“哦。”
“你呢?”
“我也没事。”
王子异张开双臂,用力拥抱了一下小园丁。“没事…没事就好。”
清瘦的小孩把脸埋在他信任的先生的臂弯里,缓慢地吸了一口气。啊…是先生,真的是他回来了。他身上有一点尘土的味道,细细分辨,好像还有一点淡淡的血腥气。少年人敏感的神经轻轻一跳。
“有人死了吗?”仿佛无意识地低声呢喃。
“我…”
“算了,我不想知道。”
被打断的人双手捧住小孩的脸,认真地看着他,“其实我,是个警察。”
“我知道。”小园丁回答,“我猜到了。”
“对不起,没有早点告诉你。”
“先生,你没有必要什么都告诉我。其实,我也是一样。”小孩低垂着眼,浓密的睫毛在遮住了眼眸,看不清在想什么。
很久以后王子异还会想到这一刻,这个孩子刻意隐藏自己眼神的这一刻。命运的分岔路在那时已经初露端倪。

就…随手

那个…琳,你这个丁字步,甚好 😉

渣图 高糊 但是我喜欢就够了

不完美的小孩 9

停在这里是因为…我觉得此处应该有车…然而我不会写车…这就…很尴尬!!!




在这个大宅子里,如果有一个人能得到王琳凯全部的信任的话,那不是他的叔叔,也不是别的人,那个人只会是先生。
他对先生有着绝对的信任。
我得去找先生,他这样想。
偷偷摸到先生的房门口,小园丁才反应过来,那么晚了,先生一定睡了吧。举起来的手尴尬的扶在门把上。进退两难。又不能在这里待很久,毕竟主人区域随便进入是越矩的,会被罚。
犹豫间,门却突然自己悄无声息地打开了,小园丁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捂着嘴飞快地拖了进去。
刚想挣扎,一个低沉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来,“嘘!是我,别怕。”
等到眼睛适应了房内的昏暗,小园丁又被眼前人给震惊到了。
先生可能是睡梦中刚醒来的,半系的带子根本拢不住睡袍,敞开一大片,露出健硕的胸肌和腹肌。平时的背头也散开了,先生随手撩开头发的样子,让小园丁呆呆地只会咽口水。
确定了没有其他人窥探才转头来看小园丁的王先生,看到的是个呆呆咽口水的小傻子。忍俊不禁。他突然恶趣味的双手捏住小园丁的脸颊,向两边扯了扯。
“啊~痛~~”小园丁被迫回神呼痛,又立刻被抓进怀里捂住嘴。
先生的动作有点大…睡袍…整个就散开了…小园丁清瘦的背脊直接靠进他怀里…好…好热…要爆炸了…小园丁感觉自己已经变成一颗冒烟的番茄…好丢脸又无法控制。

不完美的小孩 8

王先生在心里暗下决心,一定要尽快把这个案子结束。
他变得更加忙碌,总是进进出出,却不再踏足花园范围。
偶尔,小园丁看到他的车子开过,却看不到他。
先生一定很忙吧。小园丁在心里跟自己说,不可以打扰先生。他长大了,懂事了,先生也会高兴吧。

蔡少爷大概是听了王sir的话,也真的不去找小园丁了。虽然心里还是痒痒的。
我的酷Bro,好像是第一次对谁那么上心呢,而且……他自己好像还不知道。
蔡少爷除了对警匪片有兴趣,其实对爱情片也是很有兴趣的呢,只是王先生对他的Bro还不够了解而已。
对于案子嘛,最近王sir也是捂得很紧。好吧,那……警匪片没戏唱了。爱情片……被禁止接近琳琳的蔡少爷叹气,好像也搞不起来…好丧…

王先生在调查的是一起和东南亚贩毒集团相关的案子。线索指向的那个人在蔡家多年,却从未引起谁的注意。心思细腻,不好对付。手上不是没有证据,只是还不够硬,万一打草惊蛇得不偿失。王先生是个很有耐性的人。他愿意一步一步稳扎稳打。然而计划总是赶不上变化。

夏夜闷热,睡不着的小园丁只是想去玫瑰园散个步。玫瑰园只设了地灯,又被花枝遮盖得影影绰绰。走很近才看到还有人在。王琳凯原以为是大少爷。那个叫他琳琳的…会下蛊的妖精…王琳凯避之唯恐不及,于是转身就悄无声息地往回退。还没退多少就见园门口又进来个人。那人是谁看不清,倒是偷偷摸摸的。王琳凯凭着对地形的熟悉,一个闪身就隐匿到花丛的阴影里。
“东西呢?”来人压低嗓子问。
“急什么?早准备好了。”
“呵,老王,还是你能啊。”
“别废话,拿了就快走!”
“诶,我可跟你说,我观察好久了,你那个侄子,你可小心着点。我看他和姓蔡的少爷有点什么。”
小园丁在听出第一个人声音的时候就很想逃走。有种不祥的预感。可是身体不受控制地僵硬着。
“我侄子?那小崽子怎么可能和少爷有什么关系?就算有也没什么他根本什么也不知道。”
“是呀,他怎么会知道你介绍他来这里不过是一个避嫌的幌子。要真被发现了东西,倒霉的不过是他而已。老王,姜还是老的辣。”
“快滚吧,屁话那么多。”
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走的。一个人躲在花丛的阴影里,害怕,难过,身体忍不住发抖。小园丁不知道他们的东西是什么,但是一定不是什么好东西。要怎么办……他感到很无助。

不完美的小孩 7

王先生过完生日就一直很忙碌,总是早出晚归的。倒是蔡少爷,十分的清闲,有事没事就往玫瑰园钻。
“Hi!琳琳!”
小园丁不明白为什么他们家的人都喜欢瞎给人起昵称,先生叫他小鬼就算了,琳琳又是什么鬼?可人家是少爷啊……就不得不低头。
酝酿一下情绪才转过头,送上一枚并不真诚的笑脸,“少爷好。”
“琳琳呀~你每天在花园不无聊吗?我们出去玩吧~”蔡少爷的声音不像王先生那样温柔如水,他是甜甜糯糯的,但又让人不自觉的就会跟着他,仿佛会下蛊一样。
妖精!小园丁在心里默默下了结论。
“少爷,我还有工作没做完呢。”
“唉哟~没事~少爷我放你的假。”
少爷你说话能不能好好的,抛媚眼是几个意思?小园丁只敢在心里哔哔。
“走啦,走啦~”蔡少爷是行动派,说着说着就一把勾着小园丁的肩膀,直接往外带。
然而还没出宅子在花园门口就被王先生撞见。
蔡少爷一只手还吊在小园丁脖子上,另一只手无奈的扶额,“我是不是不能做一点点坏事?”
小园丁只敢用眼神向先生求救。与我无关。我真的是无辜路人。先生救我!
王先生脸上依旧表情温和,慢慢靠近,用两根手指把蔡少爷勾着小园丁的那只手拎开,放下。
蔡少爷笑嘻嘻的。“表哥~今天不忙啊?”
是…错觉吗?小园丁分明觉得先生的表情冷了0.01秒。
“有个账目不太清楚,坤坤跟我一起去研究一下吧。”
蔡少爷对小园丁飞了个吻,“sorry啊,不能带你出去玩了。”
看着两人并肩走远,小园丁神色复杂。
其实…先生那种假到不行的烂借口连三岁小孩都骗不走吧…

“为什么要去找他?”王sir关上房门,表情是十足的冷漠。
“啊?没有啊,就想和他一起出去玩啊。”蔡少爷语气轻飘飘的,说着彼此都不会相信的谎话。
“能不能答应我不要再去找他?”
“诶~子异你真的不记得这是我的家吗?是我家的人诶,不是你的哦。”
“跟王琳凯没有关系,你和他,都不要再涉及到这件事了。”
蔡徐坤直直看着他,“为什么?”
“太危险了,你们两个都。”其实王子异冷酷起来,语气也像冰凌,又冷又刺人。
蔡少爷叹了口气,“不要总是一个人扛,不要……觉得没人能帮你。不要觉得只有你能保护别人。”
王sir微笑,又变成了温柔如水的王先生,“你听话,我也会适当听你的话。”
蔡少爷翻个白眼,适当……你就没想过要听我的吧,Bro!

不完美的小孩 6

我跟你们保证,是异琳,没有其他CP。
【废话结束】


说实在话,小园丁的手艺是吓了王先生一跳的。
王琳凯的那碗鱼丸面,是用了一整条鱼,现打的鱼丸,鱼头鱼尾加鱼骨熬汤,缀了点香菜末。
鱼汤鲜香,鱼蛋软嫩,面条爽滑。王子异赞不绝口。
“小鬼,你别做园丁了,去做厨师吧。”他把鱼汤都喝个精光。
小园丁很受用,笑眯眯的,“我们家那里过生日都吃这个。一条鱼,一点都不浪费。”
王子异擦擦嘴,“南方人是会吃。”
“那当然。”骄傲的少年仰起头,可爱得不得了。
王子异笑着摸摸他的小脑袋。

敲门声传来的同时王子异的房门已经被推开。“王子…表哥…”见有其他人,来人硬生生收住话。
王子表哥?小园丁愣愣看着那人。真好看,还有人能长得这么好看呀?
王子异转身,轻轻按住小园丁的肩膀,柔声道,“叫少爷啊,被吓傻了?”
少…少爷!
小园丁能想到的就是自己要被管家抓去打一顿了吧~啊~为什么那么倒霉呢~随便进主人生活区会不会打一顿还不够啊?会不会被打死啊?小园丁把自己吓得脸色煞白。
小少爷绕过王先生,握住小园丁双手,“你好呀,Bro~”
Bro又是什么鬼…我可以隐身吗?可以吗?先生,救救我呀!
小园丁呆呆的样子,让王子异忍不住笑出来,“真的被吓到了啊…”到底是小孩子啊,真容易被吓到。
一直到收拾了东西,退出王子异的房间,小园丁一直保持梦游状态,好像这样就真的别人都看不到他一样。
真是小孩子!

“Hi Bro, show off.”蔡少爷一脸不正经地歪在书桌前。
“Bro,工作时间请你正经一点。”王子异摆出一副扑克脸。
“王sir你这样很容易单身一辈子的。”
“多谢你突如其来的关心。”王子异递上一份文件,“不如关心一下案子吧,蔡少爷!”
蔡少爷撇撇嘴,翻看起文件。

蔡少爷很小的时候就被送出国,大宅里工作最久的工人也没见过他。
曾经在黑道颇有势力的蔡家在老爷子那代就积极转白,并与警方有不少合作。小少爷在国外和王先生又是同学,借个身份方便在蔡家出入办案本不是难事。
然而令王子异头痛的是这位小少爷可能看太多警匪片,总是想要在行动中有姓名,不答应就耍赖。王sir得他帮助太多,上司也颇有由着他的意思,于是头痛的王sir办案之余还得兼顾保护小少爷,很是心累。这次受伤也是为了保护小少爷,硬替他挡了一下子。

“所以你是说…蔡家内部也有他们的人?”
“没错。”工作时候的王先生霸气外露,眼神锐利如鹰。
“有怀疑目标吗?”蔡徐坤放下资料,看着他。
王子异放下几张照片,“目前的范围。”
“啊…他…”蔡徐坤还想说什么。
王子异对他做了个噤声的手势,然后说,“好了,很晚了,坤坤回去休息吧。”
蔡徐坤无声的笑笑,做了个呕吐的表情,退出去。